警驻守流氓学生照动手‧拒入私会党‧20个打1个

警驻守流氓学生照动手‧拒入私会党‧20个打1个(雪兰莪‧巴生18日讯)巴生北区一间素有“流氓国中"之称的学校,继开学次日发生“学长"向新生鸠收入党费后,如今又有一名中三生申诉,声称自己因拒绝理会“学长"入党的邀约,结果一踏出校门即惨遭逾20名同学围殴,导致他身体多处受伤。最离谱的是,当时校门外还有警员、志愿警卫团及政党人士驻守,但这批学生依然肆无忌惮对他拳打脚踢,行径嚣张。就读中三的许姓同学(16岁)披露,他于週三(16日)下午约1时放学后,在校园的大门口内,被一名有私会党背景的友族学长捉住手腕,并询问他是否有入党。一出校门遭围殴当时,他不理会这名学长的滋扰,挣脱对方,然后直接踏出校门。但他没想到的是,当他一踏出学校大门,就有二十多名友族同学蜂拥而上把他围起。“他们开始对我拳打脚踢数分钟,导致我的手部、脚部、头部、背部、腰部等多处受伤,他们最后还推我跌倒,害我差点掉入沟渠。"许同学指出,在这批同学围上来之前,他看见校门外有制服警员驻守,因此高喊“警察",但这批同学却不加理会,依然对他动粗。警召巡逻车支援相信这些警员因动粗的人数众多而不敢马上驱前援助,而是传召同僚到场支援。当警方巡逻车到来时,这批同学才作鸟兽散。“约四五分钟后,4辆警方巡逻车到来。而约十名警员出现时,这批同学才肯罢手,不过警方到来后,他们全部马上逃离,当场只捉到一名涉及的同学。"许同学指出,当时这批同学都是身穿校服,与他来自同一间国中;他认出,其中几名涉及殴打他的是同班同学,至于其他同学则是学长,因为他刚转读上午班,对他们没甚幺印象。前后半年2次被打许同学自从被围殴后,他已两天不敢上学,其家长目前正考虑为他进行转校。根据许同学指出,今次并不是他首次在校外遭打。约半年前,有一批学生围殴另一批学生,当时他正巧“路过",不幸被殃及池鱼。过后,许同学也害怕得不敢上课,待情绪逐渐平复后,才重返校园。但是,没想到事隔半年,他又再度“中招";许同学强调:“我未曾得罪过他们,但他们的行为真的很嚣张,在校内、校外横行霸道"。父心疼欲为儿转校许同学的父亲许友明(53岁)指出,他对于儿子两次无故遭同学殴打感到心疼,如今儿子害怕不敢上学,唯一办法就是为儿子转校。他说,据儿子向他指出,校方基于学生纪律问题严重,因此一早已在週会上劝告所有同学,若在校外发生问题和闹事,校方一概不会插手。“现在是同学打同学,若问题处理不当,可能会演变成种族冲突的严重后果。"他希望,警方能公平调查此案,还儿子一个公道,最重要的是杜绝私会党继续在校园内横行霸道,避免影响学府的神圣和学生的学习环境。警加强巡逻党徒仍无忌惮行动党卫星市支部主席黄时良接获投诉后指出,自从闹出学长收入党费事件后,警方已积极关注这间“流氓国中",除了重现“阳伞计划"外,也加派人手巡逻。同时,行动党和志愿警卫团也派人定时站岗,没想到私会党徒依然肆虐。他说,由此可见,这批私会党徒非常猖獗,视法律如无物。“据我向校长了解后,校方也对此事感到非常无奈,因为过去曾有教师插手处理,结果也受到殃及,例如轿车被割花、砸破车镜及轮胎放风等。"黄时良赞扬警方的积极行动,不过他担心今次许同学的案件并非唯一一宗,也不会是最后一宗,因此警方有必要从根源着手,避免问题一再重演。另外,卫星市居民协会总务陈宗明指出,这些“学长"背后都有黑势力撑腰,若要一劳永逸解决问题,警方务必儘早把这股黑势力瓦解。“只有瓦解了纵容学生造肆的私会党派,才能归还校园的安宁,教育部也应关注此事,确保学生的学习环境安全。"他建议,校方应开除这些闹事的学生,或是分别为他们转校,让他们各散东西,进而无法结党闹事。新闻背景学长闯课室收入党费巴生北区一间国中的家长日前投诉,指2013年开学第二天,即有私会党魔爪入侵校园,私会党徒指使旧学年已入党的“学长",直接在校园内向新生收取“入党费"。当时这些学长行径嚣张,直接闯入课室指示新生复印身份证副本和缴付13令吉60仙,否则将受到对付。第二天,“学长"便在校门外的巴士亭守候,一一要向进入校园的新生收费。不过,他们的行径被家长发现,警方接获投诉后火速赶到现场;警方为了让“学长"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只是当场训戒他们,并没逮捕他们归案。据了解,这间国中建筑物四週都画满了私会党的符号,令家长看了无不感到傻眼。‧2013.01.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