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魂如初》连载 2

《剑魂如初》连载 2

《剑魂如初》小说连载 :看其他回

文/怀观

简洁有力的发音,标準国语,没有一丝腔调,每个字都清楚。

如初浅浅地吸一口气,开始自我介绍,过程中杜长风不时瞄一眼摊在桌上的履历表。等如初一讲完,他立刻问:「妳大三海外实习,去到哈佛大学的博物馆?」

这是她履历表里最亮眼的一条,如初赶紧答是,杜长风唔了一声,又问:「做过哪些工作?」

「哈佛大学的保护技术研究中心收藏了全世界最齐全的颜料,我那次出国,主要学的是,当户外青铜像遭到腐蚀,以至于表层掉色剥落的时候,该如何清理、修复,以及最重要的,做旧跟上色⋯⋯」

这个问题如初早有準备,她娓娓道来,自认讲得有条有理。然而杜长风听了一阵子之后,往椅背一躺,问:「那些铜像几岁了?」

「呃,从几十年到一两百年的历史都有。」

「才一两百年?妳还有什幺其他青铜相关的经验没有?」

杜长风的口气带着满满的嫌弃,如初告诉自己不要慌,然后又开口:「有的。大四的时候我清理过一个路易十五时期的吊灯,青铜跟水晶玻璃做的,当然主要修复师不是我。还有一对十九世纪的德国高脚杯,等等,不对,这个是黄铜⋯⋯」

汗水从额角密密麻麻冒出来,如初知道她搞砸了,可是不知道该如何挽救。萤幕上,杜长风已自顾自翻起另一份卷宗,一副等她说完面试就可以结束的态度,如初急得双手握紧拳头,忽然间,笔电中传出敲门声。

「等我一下。」杜长风消失在萤幕前,接着又传出开门、关门与说话的声音。他很快便坐回来,对如初解释:「又有一柄越王剑出土了,我们的鉴定师被拉去做鉴定,刚回来⋯⋯对了,之前讲到哪里?」

「青铜。」如初目光飘过前方桌面,一个大胆的想法忽地浮现脑海,她伸手取来密封匣,对着萤幕说:「我没有其他青铜相关的经验了。但是,过去半年多来,我一直在尝试修复一柄汉剑。」

「哦,什幺样的剑?」

杜长风身体前倾,似乎被勾起一丝兴趣,如初取出长剑,捧到萤幕前,说:「四面汉剑。根据我查到的资料,大约在东汉后期铸造,是配合盾牌使用的兵器,可能,也是历史上最后一批用于战场上的剑了。」

「铁器。」杜长风瞥了长剑一眼,又开口:「妳怎幺修的,说来听听。」

如初手忙脚乱掏出手机,点开照片转向杜长风,解释说:「这是它刚来到工作室的照片,鏽得很惨,都是有害鏽,出土多年没有好好整理的后果。有些部位都鏽到凸出来了,简直像人长了恶性肿瘤。」

她翻到下一张照片,继续:「我先帮它泡去离子水,但只能除泥鏽,再试了钢针、手术刀、水砂纸,每种方法都能多除去一小部分的鏽⋯⋯」

解释自己一步步亲手探索出来的工序,让如初感到很踏实。心情不知不觉变得平静,叙述的语调也有了节奏,带着匠人对手艺的坚持,与初学者的憧憬。

「每一把古兵器都有自己的生命,也有它独特的纹理。为了设计专属于这把剑的研磨方式,我从研究它的历史着手,读下去才发现,汉剑是真正杀人的武器⋯⋯」

一声轻笑从笔电中传出,却并非来自萤幕前面的杜长风。

如初半张着嘴,完全忘了自己讲到哪里,杜长风抬起头看了前方一眼,再朝她说:「没事,我们鉴定师感觉妳讲的,唔,挺有意思。」

真的不是因为哪里讲错了?

她很想如此反问,却只能僵硬地对萤幕笑了笑,迟疑地答:「谢谢⋯⋯」

「不客气。」一个如弦般铮铮鏦鏦的年轻男子声音,带着笑意回应:「妳处理得很好,我应该替这把剑谢谢妳。」

男子的声音十分真诚,不像在开玩笑,想到对方是鉴定师,如初忍不住开口:「请问,您有办法判断出这柄剑的来历吗?」

「妳把照片发到公司信箱,我可以看看。」对方如此回答。

「现在发。」杜长风加了一句。

如初马上照做,过了一分钟,那个清越如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说:「南阳郡铁官统一铸造的产品,专门发给买不起武器又被强迫徵召的小兵。」

言下之意是大量製造的低阶武器,价值不大。

「可是,它好美⋯⋯」如初喃喃。

「我也这幺认为。」

一来一往之后,双方都沉默下来,如初意识到自己还在面试中,而且彻底离了题。她忐忑不安地望向萤幕,杜长风摸着下巴对她说:「很有趣。」

「谢谢。」

如初尴尬地对萤幕笑了笑,然后就听到杜长风问:「现在,妳有兴趣听我介绍一下雨令吗?」

这句话来得有些突然,如初足足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忙点头:「好的,好的,当然,麻烦您了。」

接下来的十分钟,杜长风解释了公司对工作的最高指导原则。他们追求完美,不在乎修复师花多少时间完成工作,坚决反对为求速度而牺牲品质,即使是肉眼看不出来的瑕疵,也求除恶务尽。

讲到最后,杜长风说:「我们讨论过后很快会做出决定,倘若发了聘书,妳需要在三天内答覆,可以吗?」

「可以。」

「妳还有什幺问题要问我们?」

「呃,你刚刚已经把我要问的都说完了。」

她的双颊微微发红,态度却十分坦率。杜长风对如初的印象又好了几分,他笑了笑,说:「妳之后想到也可以发信给我,保持联络。」

「一定的,谢谢。」

双方同时说出「再见」之后,杜长风阖上笔电,抬眼问:「汉剑哪里好笑?」

一名年约二十六七岁、剑眉星目的男子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正拿着手机端详刚刚收到的汉剑照片。听了杜长风的问话后他抬起头,若有所思地答:「真正杀人的武器。」

这是如初刚才说过的话,杜长风翘起二郎腿,不在意地说:「原来你笑这个。小姑娘见识少不打紧,心态端正最重要。」

「不,我认同她,汉剑的确属于战场。」男子收起手机,平静地又说:「我当步卒的头两年,用的就是这种剑。」

很多年前的往事了,他们也都没有聊下去的意思。杜长风指着桌上的履历表,说:「帮个忙,带去十三楼,叫鼎鼎再看一遍,有意见找我,没意见就直接发聘书,别老跟我说宁缺勿滥,一直缺人也不是办法。」

年轻男子微颔首,伸直了一双裹着牛仔裤的长腿,站起身,走到桌前取过档案夹,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办公室。

窗外碧空一蓝如洗,日复一日,刚刚那一丝悸动转眼便烟消云散,太阳底下没什幺新鲜事。他漠然望了一眼外头空蕩蕩的街道,大步朝电梯走去。

2. 第一眼印象

今年秋天来得晚,九月下旬,骄阳依旧如火。如初拎着半旧的薄外套,带上两个用绳子綑得紧紧的大行李箱,在父母的陪伴下前往机场。

妈妈的临别赠言一箩筐,但总的来说只有一句话:「觉得情况不对劲立刻回家。」爸爸讲得少,但意思一样。如初听的时候满口答应,等上了飞机,看完一部电影,在摘下耳机的那一刻,才忽然意识到「不对劲」是个太模糊的名词,而以她的性格,大概会撑到倒下去为止吧?

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

广播传出机长的声音,要乘客赶紧回到座位,飞机即将开始下降,预计在下午两点抵达目的地四方市,如初于是怀着满心期盼与一丝不安,扭头望向窗外。

青山绵延起伏,从内陆直抵海岸线,而在她正下方,一条大桥如长龙般自海岸线蜿蜒而出,横亘在粼粼碧波之上。这里,便是她未来工作的地方。

来之前如初查过资料,得知四方市位于大陆东南沿海,背倚括苍山,面向流碧河,以山地和丘陵为主要地形。下辖九个行政区,总面积有一万七千平方公里,市区面积也有五千平方公里,是个常住人口接近千万的大都会区。

她的手机里还收着关于这个城市的更多资讯,然而,所有统计数字都比不上这锺灵毓秀的第一眼印象。

旅程一切顺畅,计程车司机在长巷深处的岔口放她下来,如初拖着行李,一步一步踏在绿树成荫的小路上。

道路两旁全是老式洋房,夏末的蝉鸣聒噪,更衬托出人声寂寥。公司帮忙安排的酒店座落在尽头处,她穿过雕花大铁门,才踏入庭园,一座五层楼高的法式建筑就这幺猝不及防地撞进眼帘。

《剑魂如初》小说连载 :看其他回

想一口气看完《剑魂如初》

《剑魂如初》连载 2

这里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