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掉工作后,你的人生还剩下什幺? 》:脱离「劳动教」是现代

工作≠寻找自我

我们的大脑这个具有电脑特质的构造,具有将事物变成对象,加以认识,成为一切的主人这样的特质。

但是,大脑并没有办法直接认识「质」,除非是落在「量」这个形式,否则就无法掌握对象,因此,我们很容易会离开对象的本质,错以方法或副产品为目标。将手段变成目的,很短视地光是追求结果,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因此,不管如何,我们称之为「价值」而拚命追求的各种东西,都是因为大脑的错误而紧紧抓住。获得高学历、找到好工作,并且有好的社会地位和高收入,结婚、生子,接着让孩子进入好学校、学习各种才艺等等,这些让许多人奋力追求的各种「价值」,本来是以过着幸福生活为目标的便宜之计,但是,不知何时,这些事本身变成了目的。

然而,另一方面,我们野性部分的「心=身体」,具备直接感受到「质」,并且加以品味的特质。这种「心=身体」才是我们人类原本的核心,就是因为我们在此能够品味各式各样的事物,才能感受到幸福。也就是说,人生之所以可以感受到生活的「目标」,绝对不是因为完成有「价值」的事情,而是「心=身体」品味了各式各样的事物,感受到喜悦而得以实现。

在这一章中, 我们所思考的活出「真正的自己」, 亦即回到自己原本的模样,或者也可说是脱离。所谓「真正的自己」,并不是等着从外在的某处而来,而是把自己内心当成以「心=身体」为核心的生物,透过回到最自然的模样而达成。

出生于1970年的挪威哲学家拉斯.史文德森(Lars Svendsen)最近的着作《工作的哲学》中,便有如下的描述:

在前一章我也提到了,马丁路德将圣经中经常出现的「召命」这个概念(受到上帝的呼唤,献身给上帝),扩大解释成「从事工作这件事就是召命」,并将之称为「天职」。

但是今天,世人已不再遵从上帝的召命,而是打着「自我实现」的旗帜,拚命寻找适合「真实自我」的工作。针对现代人的这种状况,史文德森带着些许讽刺的意味,称之为「浪漫主义的变形」。

史文德森的这个主张,和最近的哲学家所抱持的论调一样,对于找寻「真实自我」,亦即「真正的自己」这件事,抱持怀疑的态度。但是,他所指出地将今日的追寻「真正的自己」,替换成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这个主张,涵盖了重要的问题。

也就是说,一如「对已经被赋予的自我不屑一顾,只是一味的希望可以创造出全新的自己。所谓真实的自我,就是自己创造出的自我。现在,工作已经成了创造出这个自己认定的自我的过程之一。」这段话所描述的「真实的自我」,指的并非自己内心的东西,它已经被替换成本人所捏造出来的「全新的自己」,这件事非常诡异。而且,很多人深信这一定要靠着「找工作」来实现。就像这样,「真实的自我」不是由自己的内在,而是由外部所设定,而且应该透过和社会上已经準备好的「工作」相互搭配来实现的这个想法,确实就是把世人逼入无止尽的「寻找自我」,亦即无止尽的「寻找工作」这迷途的东西,这就是问题所在。

我将这个论点整理了一下,大致将问题分成两大点,那就是向外追寻「真实的自我」,以及在「职业」这个狭窄的範畴中寻找「真实的自我」。

当然,我认为大众想认真活出「真正的自己」这件事本身,不应该遭到揶揄。但是今天,在这个世界上的许多工作,都只能被称为「劳动」,做起来既不起劲也相当破碎,我们不能陷入在既存的选择中,永无止尽地「找工作」。

我们应该可以随着「心=身体」的引导,在各种状况下,打造出真正足以被称为「工作」或「行动」的事物,也可以摆脱在某个地方有着理想职业的这种幻想,转而朝着符合自己的资质,且更适合自己的职业前进。而且,我们也可以选择不把「工作」当成生活的重心,就算是不得不「劳动」,也可以努力让它变成值得自己将之称为「工作」的事物。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从乍看之下乏善可陈的「劳动」中,找到透过自身的「心=身体」的参与,再度恢复「劳动」中已经遗失的「质」的空间。

无论如何,人类被赋予的智慧源自「心=身体」,绝对不允许被奴役。以「心=身体」为核心的「真正的自己」,可以创造出动能、创造性,而且比任何事情都有乐趣。

我认为,人没有渺小到可以被一个职业所涵盖。古希腊人视为人类存在意义的「工作」和「行动」,以及「沉思的生活」,应该可以稍微让生活于现代的我们对自己的生活赋予活力。我们被要求的是,脱离胡乱讚美「劳动」的「劳动教」,重新当一个伟大的人。

源自基督教的禁慾主义,透过「天职」这个概念的出现,将「劳动」限缩成人生最重要的课题,然后鼓励赚取金钱的资本主义登场,不知不觉的,刺激肤浅的欲望,并且扩大再生产的这只怪兽变成我们的上帝。要求世人将遵从上帝视为「召命」的,就是「劳动教」的真面目。

但是,当从每个人的「心=身体」涌出的智慧,扮演有能力的管理者,运用「大脑」的理性,对着社会开始行动时,一定会引导出不限于既定形式,而是让每个人做自己的步伐。

而且,就像这样,只要以这种方式生活的人增加,非人类性的「劳动」就会慢慢被替代成「工作」或「行动」,世人就可以活出身为一个人的意义。这就是所谓的脱离「劳动教」,这是每一个现代人最重要的使命。

相关书摘 ▶《拿掉工作后,你的人生还剩下什幺? 》:为什幺我们容易耽溺于「替代性满足」?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拿掉工作后,你的人生还剩下什幺? 关于人生、工作与生命的36种终极思考》,时报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泉谷閑示
译者:吴怡文

工作不是你的「正职」,人生才是。

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生活是人生的全部过程。
日本精神科医师以独特的精神疗法,撷取佛洛姆、尼采、夏目漱石等世界级名人的哲语,
教你全方位思考生命,活在当下,找寻幸福而有意义的人生。

许多现代人对于工作所秉持的信念,就如同纳粹集中营奥斯威辛收容所大门上挂着的标语:「劳动带来自由」,以为更勤劳、更踏实地工作,终能享受人生。但事实上,我们被工作所绑架,人类沦为「劳动动物」。

如果只是为了活着而必须工作,会让人对工作毫无成就感,而且越来越讨厌工作,也厌倦「活着」这件事。

本书告诉你,别再为了工作、金钱、他人,以及虚幻的远大前程而活,生命的意义,是要选择你想过的人生。

深信「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人们,请仔细思考在工作之外,人生的理由。

为何现代忧郁症的病源是「失去自我」?当「中年危机」,提前变成「青年危机」时该怎幺办?「为麵包而工作」是光荣还是堕落的?「真正的自己」真的存在吗?曾经被轻蔑的「劳动」,如何转而获得讚美?如何从「料理」这件事中,学习品味人生?《拿掉工作后,你的人生还剩下什幺? 》:脱离「劳动教」是现代


相关推荐